善变的信徒。

事故未遂

楼道间与奔跑的女子不期而遇在事故发生的前一秒刹住时间我离她最近的距离大约只差一个吻。

从海岸线的那一边到这一边

由于始终携带自身
这唯一的大件行李
否定了所有远方的意义

不搭

年迈的空调似乎有了回光返照的迹象。打喷嚏的同时,我把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些。

很快,我的手又回到桌上,继续在纸上涂涂写写。目前还是一份草稿,具体说,是离婚协议书的草稿。确保万无一失,我尽量写得客观又动情。是的,我必须这样做,大家也希望如此,因为我们根本不合适。有朋友把我们的结合解释为一场人祸,而我的老板只是摇摇头,给了我一张风水大师的名片。他是香港人。

我是个上班族,朝九晚五,生活规律,钥匙放左边,手机放右边,冷气永远开26度。妻子没有稳定的工作,是个旅行摄影师,上山下海,飞天遁地。大部分时间里,她和她拍的照片相处,而我和她的照片相处。我是打算今早要跟她谈谈的, 她必须认识到相夫教子的重要性。这是最后的机会,我对自己说。可是早晨当我睁开眼,枕边是空的,衣柜的门虚掩着,她的行李箱也不在了。摸摸床头柜,没有留言。床头柜上只摆放着一张照片,那是我们最后的一次合影,具体是什么时候呢?照片上,我站得笔挺,头发一丝不苟,咧着嘴笑。她呢,一手扶着我的肩膀,歪着身子单腿站立,右腿向后勾起,用手抓住脚踝。这可不是杂志彩页上模特儿有意而为的撩人动作,她皱着的眉头在抱怨高跟鞋的不人性。像一幕滑稽的喜剧,我想。

已经在书桌前坐了一个下午了。这比往常写商业计划书要难上许多,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越写笔越沉。把烟灰缸拿近手边,却发现嘴里叼着的是体温计。想起来了,发烧。迷迷糊糊好像打过电话请了假,所以我现在才坐在这里,而不是办公室。见鬼,我病了,这时候她应该在我身边照顾我的!

想喝水,我得去倒杯水。不,不行。我头疼,我一步也挪不动了。饮水机面目可憎。

如果不是刺耳的通知铃声的干扰,我可以跟饮水机一直对峙下去。先放他一马,我打开邮箱检查邮件。

是妻子传来的照片。背景是沙漠,头发凌乱,灰头土脸,但风沙还是掩不住她脸上的得意。

照片下面附言:

这里风好大,我很好,不用担心。冰箱里有速冻水饺,右手边第二格是盐,第一格是糖,别搞错了。

PS:记得关火。

又PS:药都在你左手边床头柜的第二格抽屉里,看说明。

又又PS:烟灰缸下面压着一张奇怪的名片,我扔掉了。


“真是个傻瓜啊……”照片上的样子太狼狈了,我扯起毯子的一角,擦了擦她的脸。

她的脸贴在他赤裸的胸口上,潮红未褪。她不再看他,只是盯着自己在他皮肤上游移的指尖。她说,“不如我们分手吧。”
他疲惫地拿开女人的手,拧熄了剩下的半支烟,背过身去躺下。他说,“不如结婚吧。”

品味、礼仪、知识,这些都是后天学习养成的,是雕琢,是一种需要长期投入的发挥较稳定的装逼。但通常我们说一个人装逼,往往是因为其行为表现与其自身条件不匹配,就有点滑稽。比如经济穷困的人喜欢买名牌手表,比如文笔很差的人又喜欢大谈写作技法。这种装逼不稳定不持久,装着装着就装成了傻逼。

1 2 3 4 5
© 京都雪 | Powered by LOFTER